散文随笔·花启

编辑:柯木

我房间的阳台上养了一盆无名花。这花是从儿子房间的花盆里移栽过来的,当初看到那盆花很漂亮,一年四季都开花不断,虽然从单朵来看,玫红色的小花没什么特别,瘦瘦的枝叶小小的花,跟路边的小野花没什么区别,但整盆看起来就不一样了,一株株的簇拥在一起,花朵像满天星似的密密麻麻的覆盖在花盆上,硬是别致又美丽。看这花繁殖得也特快,一盆怕有上千珠的样子。应该是很容易养殖的花,

于是,我拔开枝叶。想从中间密集的地方拔下一小撮,移栽进我房间的空花盆里。没想到由于泥土很干很硬,好像没被水份滋养过一样。花根与泥土紧紧的粘在一起,我好不容易才连根拔下一小撮带花的根苗,急急忙忙的又拿去栽上,想到是才移栽过来的,所以就多加了点水。以后每天都细心的观察,没几天再看时,枝叶已经很精神了,花朵也依然开着,想来应该是养活了。我非常的高兴,每周都给它浇两次水,小心的侍弄着,我希望它能尽快的繁殖茂盛。

一晃三个月就过去了。这盆花在我精心的养殖下,从当初的一小撮已经繁殖到了满满一盆。枝叶茂密,繁花盛开。可不知道为什么,和儿子房间里的那盆相比,总是感觉好像不一样。这盆枝叶茂盛,枝条高挑粗壮,叶子也很肥厚,甚至没有一小片的黄叶,看起来太过于娇嫩。一周不浇水就会趴拉下来,像霜打似的扶不起来。当然,只要一浇上水,第二天就又精神了。但儿子房间里的那盆就不一样了,枝叶都是细小细小的,常常还有一些发黄的叶子,但两周不去浇水也依然精力旺盛,没有一株是趴下来的 ,花朵灿灿烂烂的迎风娇艳。怎么看都像是在对我讥讽和嘲弄。看到我精心养殖的花又一次的趴拉下来,我还是哑然了。这原本就是我铸就了它的娇嫩,滋润花朵本该是一点点的渗透,而不是像我这样三天两头的精心侍弄,这样做的后果只能使它稍稍离开了水就不能挺直。看着两盆待遇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的花朵,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花朵是这样,人又何尝不是这样。

看如今的孩子们。从小就被父母家人的疼爱包围,生怕他(她)们磕着碰着,有点小病就全家大惊失色。但常常是这样,你越是精细,越是密不透风,就越是小病不断,那些大大咧咧喂养的孩子反而少生病。这些从小锦衣玉食中长大孩子,没有受过一丁点的委屈和磨难。长成十五六岁的小伙子或是半大姑娘后,不是回家张口要吃,就是伸手要穿要零用;在外比吃比穿比豪气,一切事情总是以自我为中心,不能受那怕一点的气和委屈,完全是一个智商高情商低的年青人。我常常不知道他们长大成人后如果没有父母相助的情况下,该怎样立足于社会。怎样去应对生活的变故和面临越来越复杂的人际关系。这些温室里成长起来的孩子,他们的未来生活我们能不去担忧,不去思考吗?

李天一案件的发生,白静被杀事件的内情都是活生生的例子。时时给做父母的我们敲响了一个警钟。当今社会是一个充满诱惑,纸醉金迷的繁华尘世,如果没有足够的理智和良好的心素;没有抵御一切不良行为的意志和力量,是很难把制住自己而不误入歧途的。我们经常在生活和报纸中看见那些年轻的孩子们,为了一点小挫折,为了一次失恋就自杀,就自暴自弃,甚至去伤害别人的身体。看到这样一些事例,做父母的谁能不担心,谁能不汗湿吗?这群精细培养长大的孩子们,没有面对困难,面对挫折的心理承受力,一如我盆栽的花朵一样,他(她)们该怎样去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和迎接生活的挑战。而能够有效减少这类事件发生的根本就是从小就让他们养成勤俭节约,艰苦朴素的好习惯,从而学会抵制诱惑,应对挫折和失败的承受能力。

“培养”不能太精致,太用心。对于花是这样,对于人是这样,对于感情同样是这样。太细致总会适得其反,特别是爱情,千万不要以为你付出得越多,得到的就越多,我在这里要说"ON"。你要知道,有时人就是个贱东西。太主动,太热情都会给对方造就一种优越感。不是他(她)有多优秀,多魅惑,而是一切来得太容易了,就没有了征服的狂热感和收获的喜悦感,他就不会去珍惜你。很多失恋和失婚的人在爱情离去时总会说:“我为你洗衣,做饭,为你花钱效劳;又怎么怎么小心的侍候你,为你付出过多少”。但这些有用吗?爱你的人愿意为你付出。而不爱你的人,你付出再多,在他(她)认为都是理所当然的,他(她)是不会在乎你的。这样的情感根本就经不起风雨飘摇,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浪花朵朵。我所说的虽然带有一定片面性,但纵观古今,横看东南西北诸多爱情片花。也不能说是毫无依据。

我们从民国才女张爱玲的感情经历就能悟出其中的道理。她是这样形容第一次见胡兰成的,“见到他时,她觉得自己很低很低,都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仿佛尘埃里开出来的花朵”。你说这样一位民国文坛的奇葩,你能说她是没智商吗?不,她是因为太爱。所以即便知道他是大汉奸,知道他已经背叛,却依然用稿费来支助他过逃亡生活。而对于她这种低到尘埃里的爱,胡兰成又是怎样回报她的呢?不过是肆无忌惮的伤害。好在最后她还是终于选择了离开,找回了自尊。

而对于同是才女的林徽因就不一样了。她虽然也知道自己是爱徐志摩的,但她更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生活。她不会因为爱而低下,也不会毫无意义的去付出。自始至终都能做到自尊,自爱。选择离开徐志摩她是自尊的,而选择梁思成她又做到了自爱。爱人首先得爱自己。可以说林徽因一生是完美的,集才情,智慧,美貌于一身。她的一生同样是令天下女子望尘莫及的,有浪漫诗人徐志摩的痴恋,有建筑学家丈夫梁思成的忠爱,有哲学家金岳霖一生的敬爱。她是当之无愧的民国第一女神。因为她懂得掌握爱情的分寸,知道爱不是无止境的去付出,而是要做到智慧的去爱。就跟养花一样,补给多了,精细了就太娇贵,少了又养不活。适可而止恰恰好。

“君子之交淡如水"。友情也是一样,如果不掌握好分寸,一方只是不断的给予,付出,认为这样就是朋友。俗话说“烈酒伤身” ,曾经看过一则报道,说的是一对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朋友。一方通过自己的奋斗后来成了成功人士,另一方连生活都举步维艰。出于朋友的情意,于是就一次次的资助困难朋友,以至于培养了这个朋友的惰性和贪婪。后来最终因为一次没能满足穷朋友的要求,从而酿成了血案。

谈到付出,我们也就不能不去缅怀一下慈善家和歌唱家——丛飞。一生坚持11年的慈善工作,捐助善款达300万之多 ,他无愧于新中国成立后100位最感动人之一。但他作为义工,在资助过程中常常会碰见这样一群贪婪过度的被资助者,给他提出各种各样的无理要求,强行住进他只有五十平米的小家。厚颜无耻的认为这都是他作为慈善家的义务,理所当然的接受他的给予而毫无感恩之心。以致于他在患癌时都无钱治疗。这一现象谁能说不是做慈善的悲哀。当然这不应该是丛飞的错,只能说是被助者亵渎了慈善的本真,是一次次的资助养成了这些人的贪婪。也许他们根本就不该获取这些营养。物极必反,就跟我养的盆花一样滋润过头就培育出了软骨头。再想挺立,就只能是一次又一次的给予。人性是个复杂的动物,所以无论是那一种情,都应该有个度。把握好这个分寸,才能培养良好的风骨,经营好美好的情感。

窗台上的无名花又趴下了。养花虽然类似于培养人和感情,但它终归是花不能像人那样有纠正和改变的机会,是我最初就没掌握好这个度,过于精细的去培养它,把它养成了娇贵的品性。如今也只能是继续精心的去侍弄它了。唉!

标签:哲理散文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