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散文·波光云影共徘徊——爱情与婚姻

编辑:柯木

  波光云影共徘徊
  ——婚姻爱情
  沙月
  爱情和婚姻一齐降临在一个人身上,那是正常的。爱情和婚姻没有能够一齐降临在一个人身上,那也是正常的。爱情和婚姻其中一个没有能够降临在一个人身上,那绝对是最正常的。
  一个人的一生中没有婚姻,是很正常的。一个人一生中没有爱情,那肯定就不正常了。
  明代著名的大儒朱熹的一首诗很招人喜欢:“万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水,为有源头活水来。”老朱虚晃一枪,说我的诗是指读书的,结果后来的人都指到读书的方面去了。其实,这首诗是在谈社会、谈人生、谈爱情与婚姻的。
  美丽的云朵从蓝天的胸怀里不时飘过,柔柔的,轻盈的,甜蜜的,带着无尽的梦幻和向往……爱情就这样没有任何理由地、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人们心灵天空。没有谁能够说得清它从哪里来,它为什么来,它到哪里去。
  在一汪池塘里,有鸭,有鱼,有水草,有不可以名状的淤泥,有天上美丽云彩的倒影,甚或还有死鱼烂虾,偶尔还会干涸见底、龟裂板结……婚姻就是如此的现实生动、鱼龙混杂的展示在人们的脚底身旁。没有谁能够找得出两个一模一样的婚姻,没有任何杂质的婚姻,爱情一刻不曾离开过的婚姻。
  爱情有以下几个特征:
  一是不确定性。爱是一种情绪,是一朵不定什么时候飞到人们头顶蓝天上的美丽的云朵。从来没有谁能够规定人们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去爱什么人的。爱的产生一大半都是莫名其妙的。客观地说,人品、道德、个头、长相、才华等等,在爱情产生的那一刹那间,早就抛到爪哇国了。这些东西是理性的,情绪的东西是感性的,二者本来就是不相容的。若是硬要说出爱的缘由来,那答案绝对让人笑得喷饭。我问过一些知心的朋友,有的说是由于对方的走路的姿态,有的说是由于对方一个怪怪的笑,有的还说是由于对方的嗓音,对方的发型,答案稀奇古怪,嘴角、耳垂、脚面、小腿、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行为、一次触摸……五花八门的。对爱情无知的人总是要求别人在感性的时候做出理性的选择,好像叫天空中的云朵赶快散了一样,说不好就招来一场倾盆大雨。爱情的对象是谁,在男女爱情发生之前,只有天知道。“鲜花插在牛粪上”“佳木长在阴沟里”的说法确实是愚人之见。爱情的对象不确定,爱情中爱的程度也是不确定的。它的表现往往呈心率曲线状态。要想老是保持爱的亢奋状态,要么是“花痴”,要么被爱累死。生活中叫人哭笑不得的是,爱着的双方总是要求世界上根本没有的持久激情的爱情。
  二是流动性。当人们动情地唱着“高天上的流云”的时候,我只能在偷偷地悲伤和怜悯。有多少人能明白爱情就是高天上的流云啊。一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阅历的丰富,审美观、价值观等的不断发展,对爱的认识、爱的评价等的不断浓缩,其爱情产生的频率会逐步下降,爱情的浓度逐步升高。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人们的爱情如流云一样不断地产生、消亡、再产生、再消亡,如此地周而复始,生动地描绘出了人的一生丰富多彩的爱情情感画卷。中国传统文化里所谓的“理学”违背爱情的基本规律,残暴地、歇斯底里地扼杀人性中对爱情展示与追求,酿成了无数的人间悲剧,女性尤甚,稍有表示,便被打成潘金莲似的“淫妇”“荡妇”。睁眼看看,即使目前,庸俗无知的人也总是强迫要求对方一生只能有一次爱情,要求高天上的那朵云彩永远别飞走。
  三是私密性。爱情是个人私密的情感行为。在个人能隐秘的情感世界里,他要爱谁,什么时间爱,爱多长时间……等等,完全是他个人的事儿。人们对自己的爱有充分表现的自由,更有对自己的爱表示沉默的权利。人世间的悲剧在于,这个完全隐秘而自由的领地受到了无知的兽性的侵犯。
  西方人把离婚当作擤鼻涕,“爱”字却常掉在嘴边的,亲一亲,抱一抱那更是家常便饭了。爱的繁体汉字是有“心”的,意思是把爱必须深深地藏在心底。简化以后没有“心”了,也算和现在贬值的爱的现状相吻合吧。中国人受东方传统文化的影响太重,一般是不愿意说“爱”这个汉字的。自己不愿表示爱,也不让别人表示,这就是国人的心态。因此,鬼鬼祟祟地打探别人爱的隐秘,就成了国人的一大爱好。由此酿成的爱的悲喜剧胜不胜数。云影难以琢磨,可望不可及,这就是我们的爱情的特色。
  波光是婚姻,是家庭的池塘的现实反映。
  汉字的婚姻很好玩。取掉偏旁,就剩下因、昏两个字了。女人多感性,所以偏旁为女。老祖宗智慧,把婚姻确立成因为女人昏了。池塘里的死水很难“波光潋滟”的。所以,西方人就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婚姻的特色也是非常明显的。
  稳定性。婚姻一旦确立,就会保持相对的稳定。婚姻一旦确立,就会保持相对的稳定。古代用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以及订婚仪式等将其伦理化。现代则用法律将其法律化。西方有的还用宗教将其神圣化。走入婚姻,就意味着婚姻的一方必须和另一方开始过稳定的情感生活、世俗生活、性生活等,意味着和另一方共同生儿育女、养老抚幼,意味着和另一方共同承担风雨阳光。当其中的任何因素发生变化,婚姻的稳定性也就发生了动摇。传统的中国社会首先谴责的是其中的最先动摇者。于是,婚姻和爱情就发生了矛盾,爱情需要自由,婚姻需要稳定。大部分可怜的人们就在这种矛盾中走完自己的人生。
  生活化。从爱情的天空落下,进入婚姻的池塘,也就走进了现实生活。很多没有经历过婚姻的人,都把婚姻设想的和爱情一样天真烂漫。也有一些感情受过重创的文人,专门臆造出一些“天方夜谭”式的婚姻小说和电视剧之类,弥补自己现实中婚姻的不幸,同时也欺骗那些无知婚姻的年轻人,赚取那些和自己同样婚姻不幸的人的眼泪。如琼瑶的小说,流行的韩剧等等。实质上,婚姻就是柴米油盐,婚姻就是吃喝拉撒,婚姻就是一地鸡毛一团乱麻,就是理不清的官司吵不完的嘴永远洗不干净的旧拖把。
  无理性。在爱情中,热恋的双方都在竭力地表现自己的“智慧”,努力去完成那场愚蠢的游戏。等爱情结束了,绝大多数人都在后悔不堪,说自己当时多么多么傻。走入婚姻,即使买块洗脚布这样最小的事情,各自也都考虑得很理智。有趣的是,爱情期间吃了多大亏也不吵嘴的事,婚姻后双方往往不依不饶。为什么?其实很简单,爱情时期实际上考虑得很肤浅,而婚姻后要居家过日子,每件小事都反复考虑得很多。双方从各自角度出发,考虑深刻,就很难改变自己的看法了。于是,就吵,就骂,就家庭暴力……结论于是就简单明了:婚姻中,明智的双方掌握了一条婚姻原则——无理性——大家就相安无事了。婚姻中大多情况下是没有道理可讲的,观点、意见不同,都是因为各自的出发点、依据等不同而已,目标确是一致的,争出那个道理有什么用处哪。在婚姻中扮演者糊涂角色的人其实很聪明,企图在婚姻中清醒明白的人才是真正的糊涂虫。
  天空上的云彩很美,却最容易消逝;池塘里的波光风景淡然,却是那样的亲切自然

标签:散文精选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