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花开就相爱,好么

编辑:admin

  【二月初,清浅的梦】


  犹记得二月初的某天,踩着细碎的晨光

  背着厚重的行囊,离家

  手里紧紧拽着跟随了自己三年的手机

  似乎,这就是我的全部

  手机内存着自己没发出去的信息

  这条短信有些烫手


  忽然忆起前一晚的浅眠,除了那个浅浅的梦,已然记不起其他

  梦里樱花落了满地,肩头也带着淡淡的香味

  迷离幻境中,似乎听到有人轻唤我的名字

  梦醒的那一刻,很想告诉某个人,我很想他

  最后作罢,只因那时凌晨,幻想着自己也许正在他的梦里忙碌着


  兜兜转转,终于踏上了这趟长途列车

  丝丝凉意,纠缠着车窗外倒退的景色

  萧索寂然的树干,生生站成一种等待的姿态

  也许等待的是春天最初的那抹温暖

  也许等待的是新叶穿破皮肤在阳光下舒展的那瞬间

  而我,也在等待


  窗外的景色,突然消失不见了

  手机在手里转着圈儿,那条短信,依然躺在草稿箱里

  只是有些心情,开始在心里生根发芽

  不过这一株颜色暗沉且还营养不良的嫩芽,却有些害怕明媚的阳光

  因为光线真的太过刺眼,因为需要仰望才能看得到那光源


  在心里划了一个片区,把那个梦深深地埋进土里

  我想,若哪一天阳光充足,营养丰富

  也许它会长成一个唯美的现实的

  而那时,那株嫩芽会开出绝美的花,然后和阳光相爱厮守


  【二月末,三月不远】


  二月,流年中最短的一段时光

  却完美的操控着一种心情的成长

  并耳提面命着一定要改变新叶的脉络

  这似乎是一个幻想,却不容置疑的成了我的梦想


  二月的天气时好时坏,消极怠工、撒娇耍赖

  拨开雨帘,寒气便四处乱窜

  小心翼翼的护着艰难生长的花儿

  却还是跌落了一枚新芽


  我看见了,尘封的过往招摇过街

  心绪不免打了个结

  最没出息的是,自诩坚强的自己泪流满面

  最骄傲的是,终于洒脱的对过去说了再见

  我难过,然后撒了一个谎

  拙劣的谎言,似乎让自己离阳光越来越远

  刚发芽的自信被自己的谎言抹掉了仅有的温暖


  绕过沉默如一的阴暗之地

  怯怯的站在阳光与阴影交接的边缘

  身子有些倾斜,只因贪恋那抹光线给予的温度

  有一天,忽然明白,缩在阴影里,花朵永远都不会绽放

  而相爱,将会变成一个可笑的传说


  二月末,终于偏离了那温暖与薄凉交错的边缘

  抬起头,似乎看到了一张童叟无欺的笑脸


  【三月,花开就相爱】


  三月,为自己定制了一双粉色的高跟鞋

  小巧漂亮的鞋子,最后却是沦为摆设

  只因为,鞋子承载不了关于我梦想的希望

  感情就像这鞋子,喜欢的不一定穿的了,穿的了的不一定喜欢

  更有甚者,如我这般,按着尺码定做的依然不尽人意


  打从心湖走过,便晕出不休的涟漪

  似乎有人在耳边轻语:

  闭上眼睛,想象着是琴瑟拨动水帘的声音

  想象着这是泼了墨的动态山水

  要淡定,理性,阳光,隐忍

  那一刹,终于明白,一朵花的怒放需要这些情绪作肥


  忽然忆起有人给我说过的故事

  一个众所周知,却被三言两语就概括了的故事

  他说失眠了就想想睡美人,要美就得多睡,睡着了才会有王子把你吻醒

  早过了听童话的年纪,这个故事,我却愿意去相信

  只因,这跟一朵花的绽放过程是互通的


  三月,我想会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流年轻轻滑过,然后便淡漠了厚重幽怨的情绪

  理应宛如淡雅幽然的画卷

  妖娆的绽放着一支鲜艳欲滴的玫瑰

  强烈的视觉冲击却不显突兀

  能最美的绽放,便有了骄傲的资本

  拥抱阳光,微笑着在风中摇曳


  三月,若花开了,我们就相爱,好么

在学习,也在寻找

标签:花开,相爱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