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完美计划

编辑:admin

   我们一行人去西北旅游。
   我们的假期有限,财力也有限,但偏又贪婪,想尽可能多地玩。这就需要有个很好的计划。幸好我们中有一位是导游出身,他在出发前两个月就拿出了周密详尽的计划,之后五日一大修,两日一小改,等到终于出发时,沿线大小景点、车船班次、公里数以及民风民俗、餐厅旅社、土特产品他几乎能倒背如流。
   一路上我们照计划行进,环环紧凑丝丝入扣,在那片从未介入过的土地上竟然如鱼得水。当然,这得归功于那个完美的计划。
   然而一切均在预期之中,又让我们觉得有缺陷。尤其是受沿途壮悍、辽远而神秘的景象的蛊惑后,我们开始不满足于按部就班,恶作剧地试图破坏原有计划,但我们终于发现那计划根本没法破坏,它实在是太完美了!
   进入新疆境内,我们按计划包了一辆车,我们从吐鲁番出发,过托克逊、过库尔勒、过轮台、过库车、过阿克苏,我们去喀什。
   没想到那一带遭遇大水,好好的公路被冲成一截一截。从来都是如此稀缺如此宝贵的水在戈壁上漫无边际地流淌。我们不得不一再绕道而行,红色的车在红色的土路上摇摇晃晃扬起红色的尘埃,像大海里一条飘零的小船。
   天渐黑了,我们中有一人发病,预定到达的城市还遥在数百里之外。路边孤零零地出现一家小店,放着不堪入目的影碟,卖着极其可疑的吃食。我们必须考虑何去何从。
   ——难道只能在这儿住下吗﹖
   ——前方可有稍安全些的宿营地?
   ——不,我们必须按计划赶到预定城市。
   最后说话的,仍然是超完美计划的制定者。
   这时,我们中间有一位提了个建议:往回走不远,岔道几十里,好像有个小县城,何不去那里?
   真的?有吗?大家都看着我们的权威——计划制定者。他却摇摇头。
   那晚,我们终于找到了小县城,病人得以治疗,队伍得以休整。次日顺利到达喀什。
   尽管我们仍以为那计划完美无缺,举杯庆贺时,他却不好意思地说:可是对于计划外的东西,我真的一无所知。





   一家知名杂志社进行环保征文,由于奖金丰厚,应征稿件堆积如山。其中不乏名家巨匠,也多的是真知灼见。出人意料的是,特等奖却颁给了一个普通中学生。
   那只是一篇寻常的文章,怎么会是最优秀的?面对众人的质问与怀疑,评委会的负责人取出那份薄薄的稿件,答道:“他的文章也许不是最优秀的,但他是惟一把文章打印在稿纸正反两面的人。如果能节约四千张纸,便可以少砍一棵树。只有他真正做到了环保!”
   的确,在“做到”面前,任何华丽的语句都会黯然失色。

   汤姆以爱鸟闻名,每当大雪之后,惟恐鸟儿们找不到食物,他总会在院里摆上一盘谷子,但令他邻人不解的是,只有漂亮的红冠鸟和蓝鹊常在汤姆的盘里安然进食,至于乌鸦和麻雀则往往吃不了几口,便惊飞而去。日久之后,大家才发现,原来只要不漂亮的鸟去吃食,汤姆就会又叫又跳地把它们赶走,遇有美丽的禽鸟光临,汤姆则躲在百叶窗后静静观察,惟恐惊扰了嘉宾。
   南酋以爱小孩闻名,她甚至通过教会儿童福利基金会,认养了一个非洲的孩子,并定期汇款过去,但是每当朋友提起这件事,南酋就会长长地叹口气,十分遗憾地说:“只可惜我认养的是个黑小孩,如果他能长得白些该多好。
   查理以慈善家闻名,经常带着糖果和玩具到孤儿院去,但是在路上遇见乞讨的人,他从不施舍,甚至阻止同行的人掏钱,他挡在乞丐前大声地喊着:“这人必定是假装可怜的样子,只怕给了钱,反让他拿去吃喝嫖赌。”
   人们为什么即使在行善的时候,还常怀有偏见、歧视和猜忌?如果施善者不能坦荡无私,还能算是真善人吗?

标签:超完美,计划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