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层地狱

编辑:admin

  千挑万选,我和老公相中了城东一套87平方米的二手房,前湖后山,环境幽静,真是居家养生的好地方。经过紧锣密鼓的装修,挑选了黄道吉日正式搬进了新居。在房价日趋飙升的今天,20万的价格购得一套理想的房子,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正当我们喜气洋洋接受大家的祝贺时,一位朋友将我悄悄拉到一边,神秘兮兮地说:“这栋楼房风水不好,建于道路的尽头处,大凶。而且此楼层数18,有18层地狱之称。”

“地狱?”我不由打了一个寒噤,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我的天,这是不是真的呀?不过,一段时间的风平浪静,我很快忘了这事。

周末,老公加班,朋友弄了一桌山珍海味,饱餐一顿出来,已经晚上10点钟了。

路上晚风习习,月光淡淡;街边霓虹闪烁,天空烟花绽放。置身于这样的环境,感觉一切太美了!突然,“玲子,玲子”的呼唤骤然响起,我奇怪地转过身,什么人影也没有。难道是听错了?我摇摇头继续朝前走。

“玲子,玲子。”没错!确实是叫我的声音,响亮而清晰,我吓了一跳,四处张望,除了微风轻拂、蝉鸣虫唱,仍旧一无所获。我小心翼翼,试探地问:“谁呀?”

“怎么,好朋友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我可是一直跟着你呢!哈哈哈……”阴冷的笑声灌入耳膜,震得我有些站立不稳。

“你是……晓红。”我心头一紧。

对于晓红,我并不陌生。我们是大学同学,也是最要好朋友。毕业后,我和她分别应聘到不同的公司,由于相距较远,加之工作繁忙,我们很少有时间相聚。生日这天,她带着认识已久的男朋友前来为我祝贺,当四目相对的一刹那,电光石火,心与心有了相互的吸引和碰撞。第二天,他打电话邀请我去咖啡厅坐一坐,本该一口回绝的我,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有了第一次,必然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人的情感一旦放开,如同决堤的江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开始有意无意的冷落晓红,找各种理由搪塞,拒绝赴约。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终于有一天,她发现了我俩的恋情。百般哀求无果后,痴情的她,一气之下喝了农药。

我头皮一阵发麻,寒意顿生,哆嗦着说:“晓红,对不起!求求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好啊!拿命来……拿命来……”

“不……”我大叫一声,拔脚就逃。此时我后悔莫及,早知现在,何必当初!进入大厦,慌忙按了往上的按钮,不一会,电梯门打开了,我按了上18层的指令,电梯里面的显示格显示着数字,很快从一楼往上升着。

“轰!”

电梯突然停了下来,剧烈的震动摇晃着电梯间,令人晕晕乎乎,异常难受。里面的灯光幽幽弱弱,不停地闪着。

“该死的破电梯!怎么搞的?”我气急败坏地疯狂按着电梯向上的指令,可电梯仍旧晃着笨重的身体,显示格上显示着14层。

14?失事?我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真的在劫难逃吗?凄厉的叫声由远而近,最后停在了电梯口。老天爷啊,帮帮我吧!我还不想死。我急得直掉眼泪,也许祈祷感动了上苍,紧要关头,电梯又隆隆地继续朝上升去。18层的电梯门一开,我箭步冲出,跌跌撞撞地奔向住所,只听身后响起阴森森的怪笑,回头一看,一团白影向我飘了过来,恶狠狠地说:臭女人,你死定了!再跑也跑不出18层地狱。我惊恐万分,哪还来得及掏钥匙,用力拍着门哭喊道:“老公救命,救命啊!”


  我小学时有一位老师姓高,学历不高,却极善随机应变。

 有一次,一位朋友家里闹矛盾,妻子跑回娘家个把月没回来。起初,朋友感觉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儿一直憋在心里没跟人说,后来发现事情闹大了,又苦于没法挽回,于是找高老师求救。高老师一听,忙批评道:“你看你这人愣的,咋不早说呢!这么长时间你跟娃娃们咋过哩,我看连口热饭也吃不上一口。”朋友说:“现在抱怨这有啥用,还是赶紧帮我想法,让孩子他妈回来。”高老师说声“也是”,就忙着收拾,最后说:“走,现在我就跟你去把这事办了。”朋友说:“你得先跟嫂子打个招呼啊。”高老师说:“家有三件事,先挑紧处行。你岳父他们家远,要是走晚了,今天的车又赶不上了。”那时候,我们村一带没有公交车,只有两辆个人用农用车私自改装的车子,每天打早就进城,错过了这个时间,这一天进城也就没辙了。

 两人匆匆坐上土公交,心急火燎地上了火车,一路向朋友的岳父家奔去。那里的情况更糟,离火车站几十里外竟然连土公交之类的交通工具都没有。两人只好一路步行,直走得腰酸背痛腿抽劲才总算到达了目的地。朋友妻子的火头其实早就过去了,再一看丈夫的同事也来了,于是忙里忙外地招待,最后说一些碎话,活泛一下气氛,末了补充道,家里也没啥事,不过是娘家远,看望一下老人家也不方便,打算是住几天罢了,看把你们忙得之类抱歉的话。高老师说:“你倒是自在,娃娃们看不见妈可是吃不好睡不好,一个个都成皮袋袋了。”

 儿女牵心。为娘的一听这话,泪花就下来,捶一顿感丈夫,骂通:“你个活死人”。高老师打圆场说:“明儿说啥也得回家噢。”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没承想夜里风云四起,开始下雨,而且一连下了两天。这里是山区,雨一下,路就没了,全成了泻洪的渠道。三个人心急如焚,却寸步难行。大家一个劲地向高老师道歉,高老师也只好装出一副大肚量的样子,说:“只要你们两口子好,我啥也无所谓。”

 雨过天晴,三人急匆匆回来故地。高老师回到家里,正在大讲他的奇特经历,不提防妻子一劈头盖脸地骂过来:“你这个不知死活的老东西,掉野猪坑里了还是吃狐狸精的肉了。三天五日连家边也不沾,四下里狼吃鬼一样连个影子都摸不着,还过不过这光景了……”高老师正待解释,可哪里还有他插话的地方。高老师平时也不是那窝囊之辈,这次的事却也有不对之处,想想就把气忍了,憋在一边抽闷烟。好大一会儿了,妻子的唠叨好像掉进了聚宝盆一般,竟然没完没了。最后,高老师实在服不住了,站起来,大吼一声:“你,你骂谁哩!!”

  妻子一看他竟然反有理了,于是针锋相对,比他的嗓门更大了:“骂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哩,你想咋地!”

 高老师蔫了,说:“没啥咋地。我只是说你骂谁呢。说实话,你骂我到无所谓。”换口气大声说:“你要是骂我儿子,那我可跟你过不去!!”

 妻子当时还在火头上,原以为丈夫还有什么大动作,没承想他竟然说出这么一通话来,再也憋不住地笑出声来:“你…
  老夏去年在火车站见义勇为,擒了一个正要偷包的小扒手,那失主可是有钱人,包里全是重要文件,要是丢失的话不堪设想,后来失主为了表示感谢就送了一瓶贵重的法国葡萄酒给老夏。
老夏乐呵呵地捧回家,像凯旋归来的勇士,逢人便乐此不疲地讲述他这瓶酒的来历,他将葡萄酒摆在家里最显眼的位置。

可是眼见都摆了一年了,大家的新鲜劲都过去了,老夏实在口谗得紧,于是每天喝一小杯,过了一段时间,这瓶葡萄酒就全被他喝完了。

可是他舍不得扔这个酒瓶子,因为这是荣耀来的,于是他把可乐兑进酒瓶子,依旧摆在那里,感觉自己家里的档次也因这瓶酒而有所不同了。

早上老夏都要去公园里煅练一下身体打个太极什么的,回到家后发现那瓶兑了可乐的葡萄酒瓶不见了,这可是装门面的东西,老夏急了,赶紧问老伴哪去了,老伴刚买菜回来,也说不清楚。
老夏不甘心,于是在家里各个角落寻找“葡萄酒”却一无所获。

晚上老夏的儿子小北回来了,小北一脸喜气洋洋的提着几斤老夏最爱吃的榴莲回到家。老夏问:“儿子啊,你有没有见到老爸的那瓶葡萄酒啊?”儿子神秘一笑:“老爸,你知道吗?你那瓶酒可派上大用场了!”

“什么啊?我的酒是你拿走的吗?”老夏疑惑不解。

小北解释道:“老爸,你知道吗?上个星期我们的那个李副科长退休了,现在公司上下都对着这个位置流口水呢!还好你儿子我聪明,知道领导赵科长喜欢收集葡萄酒,于是将您那瓶葡萄酒好好包装了一下送给赵科长了,他果然很高兴,还暗示我副科长的位置非我莫属!”

老夏一听,脸色刷的一下白了:“儿子啊!你可知道那酒瓶子里是什么啊?”小北愣了一下:“珍贵的葡萄酒啊!”

老夏一拍大腿,差点哭出来:“酒个屁啊,酒早就被我喝完了,那瓶里全是可乐啊!”

“啊?”小北一听完也只感觉腿脚发软,头脑一片空白,赶紧要往领导家里赶。

刚到领导家,领导问小北啥事,小北还没来得及说,领导就一个劲地赞小北,说他送的葡萄酒真的不错,味道很正,嫂夫人很喜欢喝,说葡萄酒是美容的什么的,一时之间说得小北摸不着北了。

小北回到家里就问老爸是不是耍他:“爸,咱领导说那酒很正,很好喝,里边不是可乐啊!”

老夏疑惑啦:“我明明喝完兑上可乐的啊!见鬼了吧不是!”

这时,小妹下班回来了,小北发现小妹手上拿着的正是自己打好包装的那瓶送给科长的“葡萄酒”,小北很惊讶:“小妹,你这酒哪里来的啊?”

“啊!是了,我知道咱爸喜欢葡萄酒,于是就买了一瓶给咱爸!”然后举起“葡萄酒在小北面前得意地晃了晃。

小北冷冷道:“你打开包装看一下里面好吧!”

小妹疑惑道:“为什么?”但还是依言打开看了,只感觉一阵尴尬,这不正是父亲每天摆在家里炫耀的那瓶吗?

原来赵科长并非喜欢收集葡萄酒,倒是他的一个上司喜欢收集葡萄酒,他一收到葡萄酒就马上给那位上司,那位上司为了讨好年轻漂亮的小蜜,于是送给了小蜜,那位上司的小蜜不是别人,正是小北的妹妹,小妹一见那瓶酒就想起父亲喜欢喝葡萄酒,于是撒几个娇,这瓶酒又回来了!

标签:地狱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