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相爱

编辑:admin

  一、惊艳
  
  蒸阳县有座九峰山,秀峰奇水,石突泉淙,县政府计划辟为旅游区。山脚下有个寨子,村民历来有种桃树的习俗,因此起名桃花寨。这天上午,朱乡长亲自陪同市电视台的杨记者来桃花寨拍照。杨记者年轻英俊,是专程来桃花寨给省里一家发行量很不错的杂志拍封面。此时,杨记者面对美景,却为难起来。因为按照他的创意,画面需要突出一个天真浪漫的美丽少女,桃花只是陪衬,题名《人面桃花》,可是村里选来的女子无论外貌和气质都不理想。正当他泄气之时,村主任惊喜地叫道:“桃花回来了!”朱乡长也喜出望外地说:“看前面来的妹子怎么样?”杨记者抬眼望去,不由眼前一亮:迎面走来一位二十刚出头的女子,穿着一件藕色连衣裙,紧束的细腰衬出丰满的胸脯和婀娜的体态,一头瀑布般飞泻的长长乌发披散在肩上,覆盖着一张白嫩的瓜子脸。她的嘴唇红润小巧,鼻子玲珑笔挺,弯弯的柳叶眉下闪动着一双秋水盈盈的大眼睛。杨记者惊呆了,两眼一眨不眨。他经常在女人堆里扎,却从没有见过这么美若天仙的姑娘,好久才回过神来。他迅速对桃花对焦、构图,不失时机地按下快门。
  
  记者名叫杨光,朱乡长早已打听到他很有来头,父亲是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母亲是市工行行长。杨光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此时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桃花进了自家的土砖屋,只得转过身子,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桃花寨。一路上杨光无精打采,朱乡长早就明白了杨光的心事,并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自己在乡长的位置上已干了多年,别人早已挪位上升,他却仍在原地踏步。看杨光那恨不得一口把桃花吞进肚里的馋样,我若从中牵线,投其所好,到时候托他在老子面前美言几句,到县里当个局长肯定没问题。朱乡长是何等聪明之人,他先夸赞桃花美丽聪明,温婉可人,继而说:“桃花寨历来出美人,远近闻名,杨记者,你知道桃花寨为什么出美人吗?”见杨光摇头,朱乡长有板有眼地说:“桃花寨的水好!桃花寨的姑娘,喝的是桃花根流出来的泉水,洗脸是桃花瓣浸泡过的水,所以她们的皮肤格外鲜艳细嫩。”
  
  “原来如此!”杨光终于耐不住了,直言道,“桃花姑娘确实太美了,若能娶得桃花为妻,这一生也就算没有虚度了。”朱乡长见火候已到,大包大揽地说:“杨记者,你放心,本乡长没有别的能耐,但这门亲事我保证可以办到!”
  
  “真的?”杨光兴奋得跳了起来,大声说,“朱乡长,那就拜托你了,事成之后,要钱给钱,要物给物,我会好好感谢你这个大媒人的!”
  
  二、说媒
  
  朱乡长说得那么有把握,是因为他知道桃花寨是个贫困落后的山村,桃花家是村里有名的贫困户。而杨记者家有的是钱,给她家介绍一只“白米箩”,他觉得王家父女肯定会一拍即合。
  
  第二天,朱乡长来到桃花家里,先是说了一通乡政府要想尽办法帮助村民脱贫致富的官话,接着笑嘻嘻地对桃花爹王汉山说:“老伯,你家脱贫致富的好机会到了。只要你听我的话,你住的土砖房马上就可换成红砖楼房,乡政府头头也要对你刮目相看哩。”
  
  王汉山听得云里雾里,一时摸不着头脑。朱乡长见王汉山一脸茫然,又一本正经地说:“老伯,实话告诉你吧,前天市电视台的杨记者来到村里,给你女儿拍了照片。也是有缘,他见了桃花一眼就看上了,我就是来说媒的。”
  
  王汉山仍是半信半疑,好一阵子才吐出两个字:“真的?”
  
  朱乡长巧舌如簧:“怎么不是真的!难道我跑到你家来是为了找乐?我的公务忙得很哩。”
  
  王汉山脸上溢出光彩,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问:“朱乡长,我女儿一没上大学,二没工作单位,杨记者能看上她吗?”
  
  “哎呀,上大学有单位的城里妹子人家见得多了,人家是看上桃花的俏脸蛋。你不知道吧,杨记者的父母都是市里的大官,有钱有势,你女儿日后就是你的摇钱树,你要啥有啥。”
  
  王汉山一听,心头高兴得咚咚直跳。这也难怪,他家穷得要啥没啥,瘸腿儿子在外地收废品,赚的钱只够糊口,快奔三十了,还没成个家。要是有了大把大把的钱,瘸腿儿子何愁娶不上媳妇!他几乎是感激涕零地说:“乡长,桃花的婚事就仰仗你了!”朱乡长把握十足地说:“好,这个大媒我做定了!”
  
  三、逼婚
  
  在县城电器超市打工的桃花被父亲叫了回来,王汉山喜形于色,开门见山地说:“桃花,喜事临门了。那天给你拍照的杨记者看中了你,叫朱乡长来说媒,我和你妈都同意了。杨记者在市里工作,家里有钱有势,我们乡下人家算是高攀了。”
  
  桃花一听,顿时脸色煞白。难怪那天拍照时,那个杨记者两只眼睛就像机关枪往自己脸上、身上扫个不停。
  
  王汉山见女儿没吱声,又兴致勃勃地说:“桃花呀,找了这么个有钱有势的人家,不仅你这辈子享福不尽,父母也都跟着沾光哩。”
  
  桃花咬住嘴唇,好久嘴里才嘣出一句话:“爹,我不会同意!”
  
  女儿的心事,王汉山心知肚明。她心里爱的人是李俊。李俊与桃花是同龄人,住在一个自然村,两家相隔不过两华里。他俩自幼青梅竹马,高中毕业那年,他俩在校园的芭蕉树下卿卿我我,私订终身。高考双双落榜后,李俊去深圳打工,决心奋斗五年,赚足了钱回家迎娶桃花。如今已有三年了。桃花因家里缺劳力,农忙时需要照顾,所以只是在县城打工。
  
  不管父亲怎么劝说,桃花就是不答应。她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子,认为人世间只有真心相爱才是最宝贵的。她想起李俊给她发短信,每次都离不开一句话:“桃花,生生死死,我爱你一万年。”
  
  谁知没过几天,朱乡长给王汉山送来了20万元聘礼,并说大喜日子还要给这个数;另外还送来铂金三大件:项链、耳环、手镯外加一只钻戒以及高档化妆品。王汉山见钱见物,喜得眉开眼笑,一再向朱乡长承诺:“胳膊扭不过大腿,桃花奈何不了父母,是死是活她都是杨家的人了。”
  
  这天,桃花又被爹爹从县城叫了回来。王汉山没把朱乡长给的钱拿出来,因为他已购买了建筑材料,准备秋后盖红砖楼房。他叫老伴拿出铂金首饰和钻戒、化妆品,笑呵呵地说:“桃花,人家杨记者说话算话,你看这些东西多值钱!”
  
  桃花扫了一眼,不屑地说:“我不希罕这些,统统退给人家!”
  
  王汉山忍无可忍,怒道:“你真是有福不晓得享!这么个大富大贵人家,我们攀上了,是前世积的德呀!”
  
  “谁拿了人家的东西谁去,谁想高攀谁去高攀,与我无关。”桃花沉下脸,转身要出门。
  
  王大妈拉着桃花的手,打圆场说:“傻闺女,你爹也是希望你一辈子过上好日子,人家的女儿想都想不到呢。”
  
  “反正我不同意,我这辈子就跟着李俊过日子,再苦再难我也心甘情愿。”
  
  王汉山嗤之以鼻:“一个打工仔,能有多大出息!你丢掉金碗拾瓦钵,天底下谁会这么蠢!爹娘生你养你,盐吃一坛,水喝一塘,父母之命,不能不听。你生是杨家的人,死是杨家的鬼!”
  
  “哼,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我的婚事我做主!”桃花也愤怒了。
  
  “你敢!”王汉山扬起手臂,狠狠地甩了桃花一记耳光!
  
  四、上吊
  
  桃花捂着脸冲进自己的房间,伏在桌上痛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想,杨光爱上她还不是贪图她的美貌,把爱情建立在漂亮的脸蛋上,就好比高楼大厦筑在沙滩上,说垮就垮。她不愿意自己成为对方金钱交换的商品,她要的是互敬互爱、有苦有甜、实实在在的幸福。同时,桃花也是一个烈性女子,她宁可死也决不屈服。面对父亲的逼迫,她冲动地给李俊发了一条短信:“父母逼婚,要我嫁给一个有钱有势的人家,我决定以死抗争,来世再见!”接着,她找了一根腰带吊在屋梁上,套住脖颈自尽了。
  
  王大妈先是听女儿在房间里痛哭,后来就没声音了,心知不祥,连忙捶打门板叫桃花开门,可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王汉山也怕出意外,拿起一把斧头猛砍几下,房门开了,见桃花吊在梁上,大惊失色,慌忙解下腰带,将她抱到床上,一探呼吸,已气绝身亡。
  
  王大妈见女儿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不由捶胸痛哭。她一把拽住王汉山的胳膊怒骂道:“你这个老鬼,都是你闯的祸,逼得桃花寻了短见!”王汉山后悔莫及,吓得双腿打颤。
  
  众邻居闻讯赶来,扶起老两口,见桃花自缢身亡,都流下了眼泪。村主任也赶来了,见事态如此严重,忙到屋外拨通朱乡长的手机,告诉他桃花的死讯。因为朱乡长给杨光说媒,村主任也掺和了,得了些好处。
  
  五、复活
  
  由于天气炎热,桃花的尸体很快装殓入棺。王大妈伤心女儿死得惨,为尽母女之情,给桃花穿了几套好衣服,又从聘礼中挑了铂金项链、耳环、手镯和钻戒作殉葬品,还把她常用的手机同套子一道塞进她的裤袋。
  
  王汉山十分悔恨自己逼死了女儿,更令他担心害怕的是,村主任告诉他杨记者明天会来桃花寨,说不定会讨要聘礼,他根本拿不出钱还人家。
  
  天将断黑,李俊从深圳乘火车赶回到桃花寨,进到王家,果然看见一具棺材置在堂屋正中,掀开棺盖,见桃花仰躺在里面,面色如生,好像在静静地睡觉。他不由失声痛哭,连声呼叫:“桃花,桃花,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啊!世上的活路多得很,你为何偏偏选条死路呀!”李俊的母亲也闻迅赶来,劝他道:“人死不能复生,伤心过度无益。”边说边拽,硬是把儿子拖走了。
  
  晚上,帮忙的村主任从跨县的对河请来了唱夜歌的班子,吹吹打打。由于死的是年轻人,王汉山又舍不得办下半夜饭吃,没唱到半夜就散场了。棺材一直没有封口,为的是等杨记者的到来。但此时,杨光已改变了主意,他不想来了,因为他良心发现,桃花的死他也有一定的责任。如今女子大都追求金钱财富,而她却为情视死如归,他不由得对桃花有了些敬意,决定以前送的聘礼也不再要回了。
  
  大约凌晨3点钟光景,王大妈想起女儿之死,又哭哀哀地踏进堂屋灵堂。矇眬中她发现棺材盖被掀翻在地,吓得她拔腿就逃,双脚被门槛一绊,“咚”的摔倒在地。王汉山听到响声慌忙起床,问老伴是怎么回事。王大妈手指着灵堂说不出话,王汉山胆子大些,过去一看,天哪!棺材里空荡荡的,桃花的尸体不见了!
  
  王汉山浑身颤抖,他怕明天上午杨光若是来了,死不见尸,如何交代?左思右想,王汉山打定主意,叫老伴对此事守口如瓶,千万不能声张,自己搬了一些砖头放进棺材里,用铁钉封死了棺盖。清早便雇了杠夫抬棺材上山,草草地埋了。
  
  深更半夜尸体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唱夜歌班子里吹唢呐的人因岳母娘生日祝寿去了,班主临时请同村的黄欣来凑数。这黄欣说来也是一个苦命人,父亲肝癌晚期去世,临终留下一屁股债,母亲又胆囊结石,急待住院手术,可是钱从哪里来呢?他在灵堂听人说,死去的姑娘身上有不少贵重首饰殉葬,为了筹钱给母亲治病,于是他动了盗取之心。
  
  半夜过后,黄欣悄悄来到王汉山家门口,他已了解到死者只有一个瘸腿哥哥在外地没回来,父母是不会为女儿守灵的,灵堂里没人。于是他轻轻拨开堂屋门闩,掀开没封口的棺盖,伸手向死人身上掏首饰。不料王大妈在隔壁房里伤心哭泣,把他吓了一跳。他想,此地不可久留,棺材内太窄,取东西碍手碍脚,干脆把尸体搬出来取东西。黄欣听隔壁房里没有了响声,便壮起胆子把尸体扛在肩上走出灵堂,高一脚低一脚走了两条田埂,爬上一处山坡,找了一个土洞,把尸体放下来。他紧张地从死者身上取下项链、耳环、手镯及钻戒,看看天快亮了,他“咚”的跪在地上,给尸体磕了三个响头,祷告说:“姑娘不要犯我,我为了尽孝救母,不得不借你的东西变卖。待我日后手头宽松了,一定把变卖的钱还你,给你重修坟墓,让你好好安息。”说完,黄欣立起身子,这才离开山坡。
  
  日上三竿,桃花“哎哟”一声好像从梦中悠悠醒来。她慢慢撑起身子,觉得四肢无力,头脑昏沉,抬眼一望,不觉惊呼:“我为何在山上的土洞里,不是明明在家中上吊了吗?”她想起上吊前曾发了条短信给李俊,他看到后肯定会赶回来的,何不偷偷同他去深圳打工,赚了钱就结婚?主意打定,桃花习惯地伸手往裤袋里一摸,掏出手机,而且手机套子里还有她平时放着的身份证。她高兴极了,决定等到天黑再悄悄去李俊家。于是她在山坡上隐蔽处躲起来,饿了就摘野果吃,渴了就喝山泉水。好不容易捱到天黑时分,她悄悄下山往李俊家走去。
  
  桃花前脚刚走,黄欣后脚就来了。他握着一把锄头,准备挖坑掩埋尸体,却发现土洞里的尸体不见了!他大惊失色,在周围找了许久,什么也没发现。他想,该不会是她家人找到尸体吧?千万别让野狗子叼走了。这么一想,黄欣后悔不已,一拳头捶在自己的额头上,痛心疾首地说:“我不是人,我丧尽天良,罪孽深重!不仅取走了姑娘身上的东西,甚至还让她尸骨无存,这孽债今生今世还不清了。姑娘,我只有来生变猪变牛,结草衔环了!”
  
  六、识破
  
  由于精神力量的支撑,桃花终于坚持走到了李俊家的后门边,隐身树下,这时天色完全黑了。隔着窗户玻璃,她看到李俊全家在吃晚饭。她没有贸然进屋,因为考虑到自己是死而复生的人,会惊吓他们的。于是她掏出手机,给李俊发了条短信,约他出来,先同他说明,然后叫他全家人保密。
  
  李俊刚吃完饭,手机发出了短信提示音,他打开手机一看:“李俊,我在你家后门边,快出来,我有急事找你。”李俊顿时大惊,连声叫道:“有鬼!有鬼!”李俊爹说:“屋里电灯雪亮,哪有什么鬼啊!”“不,桃花给我发来条短信,手机号正是她的。”“你看错了吧?”“绝对没错!我这手机不能用了。”“砰”的一声,李俊把手机摔在水泥地板上,碎成几块。接着李俊嚷着家里不能呆了,马上要回深圳去。父亲没法,在隔壁家叫了一辆摩托,让李俊坐在中间,他坐后面,双臂抱紧惊魂未定的儿子。摩托车驶上公路,向市里火车站飞驰而去。
  
  桃花在李家后门边看到了这一切,顿时气昏了,浑身瘫软,一屁股坐在草窝里。她万万没有想到和李俊相恋了五年,李俊那一次次“爱你一万年,生生死死心不变”的誓言,原来都是骗人的鬼话!桃花心里一片冰凉,眼泪无声地流着。终于,她咬紧牙,扶着树干站起来,强忍饥饿,歪歪斜斜地走上公路,好在不远处就是她高中同学徐怀庆的家。徐怀庆承包了村里的养鸡场,她打算去他家借宿借路费。
  
  在徐怀庆家填饱了肚子,缓过气来,桃花把父母逼婚、上吊自尽以及在土洞里死而复活的经过全部告诉了徐怀庆。徐怀庆听后哈哈大笑:“老同学,人死岂能复生,你当是天方夜谭呢?”
  
  桃花见徐怀庆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喝道:“徐怀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说的全是实话。你听着,一定要替我保密,绝不许你对别人说。”徐怀庆做了个鬼脸,连连点头。
  
  七、搭救
  
  桃花在南方的一个县城找到一份推销产品的工作,她干得不错,每月收入有5000余元。这天晚上,她接到徐怀庆打来的电话,徐怀庆告诉她,通过调查与推理,他弄清了她被抛尸土洞的原因,是有人为盗取她陪葬的贵重首饰才把她从棺材里背到山上土洞里的。至于为什么她能起死回生,他就无法解释了。桃花认为这个推理是对的,因为醒过来后她身上没有一件贵重的东西。
  
  这年春节桃花没回家,休息几天便又去搞推销。这天她来到一个偏远的山区小镇,返回晚了,没赶上客车,便租了一辆摩托回县城。这条公路坡多弯多,上午又下了一场雨,路况不好。摩托车行不到一刻钟,后面来了一辆中巴,车上坐着黄欣。原来他母亲病愈后他也在这个县城打工,这天下乡替一个老板了解山货行情。他靠在车窗边,两眼望着外面,见前面的摩托车快速上了陡坡,转个急弯便不见了。中巴吃力地爬上山坡,黄欣看到刚才那辆摩托转回了,但车上只坐着司机,身上糊满了泥巴,车灯也撞破了,肯定是摔了一跤。黄欣心里很纳闷:看这摩托司机急慌慌的样子,莫非搭车的女客翻车出事了,他匆匆逃离?黄欣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忙叫中巴停车,他非得下车看看不可。果然转弯处有摩托驶下路基的辙印,他沿着辙印走过去,只见一个青年女子直挺挺地躺在草丛里,手里紧紧抓住一个手提包,左臂还在流血。他探探女子的鼻孔,还有呼吸,忙掏出手机拨通120,然后抱起她上了公路。没多久,救护车来了,载着黄欣和受伤的女子向县城医院驶去。
  
  这受伤的女子便是桃花。她的胳膊被树桩划开一条口子,脑袋受到震荡,因惊吓而昏厥,好在没有内伤,经过医生急救,很快醒了过来。护士告诉她,送她来医院的是个青年男子,已给她付了医药费,刚才到食堂打饭去了。不一会,黄欣来了,他给桃花带来了饭菜,见无大碍,又舒了一口气。桃花听他口音,一问是老乡,虽然一河之隔,属两个县,但彼此家相距不过5里路。这样他们的关系更拉近了。
  
  两个老乡同在一个县城打工,又有在医院那么一段关系,自然格外亲密。桃花认定黄欣是个好人,见义勇为热心助人,也很能干。黄欣也很喜欢桃花,她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肯吃苦。他想,如果能与她成为恋人,那真是前世修来的缘分!他几次含蓄地向桃花表示爱意,但都被她委婉地拒绝了。
  
  其实桃花心里另有想法。她曾就自己死而复生的疑团请教一位老专家,老专家告诉她:复活是极有可能的,因为她在下午5时左右上吊,没多久就被家人发现,虽然没有呼吸,但心脏还在跳动,棺材又没封口。她本来并未真死,无奈父母愚昧无知,一摸鼻孔好像没有气,就以为人死了。那个贼把她扛在肩上,颠颠簸簸跑了一阵子,自然把她的血脉疏通了,取金货钻戒时又把她的头部、胸部和双手七翻八转,等于给她做了一套按摩推拿,堵住的气脉也疏通了,故此慢慢苏醒过来。末了,老专家笑道:“这个贼固然太缺德,但是给了你第二次生命。”
  
  听了老专家的话,桃花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救活自己的贼。知恩必报,如果这贼是未婚男子,不管家里多穷、长得多丑,她一定以身相许;如果他已有妻室,她要给他重金酬谢。
  
  八、相爱
  
  转眼又是春夏之交,黄欣对桃花说要回趟老家,一是探望母亲,二是了却一桩心愿。桃花不禁乡情萌生,毕竟父母有养育之恩,她也想回家看望父母,给二老一个惊喜,同时公开自己的奇特经历,寻找救命恩人。于是两个结伴同行。
  
  长途汽车把他们送到家乡小镇,桃花给父母买了吃的东西,黄欣买的却是香烛纸钱外加一袋水果。来到桃花村口,黄欣说他要去九峰山办件事。桃花问他什么事,黄欣吞吞吐吐不肯说,这更加引起她的好奇,非跟去不可。黄欣无奈,只得带她走到一处山坡上的一个土洞前。桃花一眼认出那正是去年今天自己死而复生的地方。
  
  黄欣在洞前放下水果虔诚地点燃香烛纸钱,“咚”地双膝跪地,叩了三个响头,然后喃喃轻语。
  
  桃花“扑哧”笑了:“黄大哥,你发哪门子神经?洞里空空的,你祷告什么?”黄欣说:“我在拜祭一个姑娘。”桃花追问:“坟堆在哪?是你什么人?”
  
  黄欣见桃花追问,长叹一声说:“你我相交甚深,也不用瞒你了,说出来我心里倒好受些。”于是黄欣把去年这个时候母亲无钱治病,自己半夜在桃花寨王家背女尸到这洞里的事全都说了,并流露出深深的悔恨之意。
  
  桃花既惊且喜,但她不露声色,又问:“你认识那个死去的姑娘吗?她叫什么名字。”黄欣回答:“不认识,我在灵堂听人说叫哭妹子。”桃花说:“你偷尸盗财,的确太缺德了。”“是的,我真是丧尽天良,罪孽深重呀!”黄欣悔恨不已。桃花说:“不过,你也做了一件好事,救了一条人命,那个姑娘后来活了。”黄欣连连摇头:“这怎么可能呢!”
  
  这时,天上布满乌云,顷刻暴雨倾盆,黄欣忙拉桃花进洞避雨。突然一个炸雷劈下,地动山摇。由于土洞裂缝,雨水一灌,轰地塌下来。说时迟,那时快,黄欣双手用力一推,桃花被推出洞外,他自己却被埋在洞中。
  
  桃花吓得六神无主,不顾一切拼命用双手挖土,一边哭着大喊:“黄欣,你快出来,快出来呀!”可是任凭她怎么挖,上面继续坍下泥土。她知道光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恰好下面公路响起了汽车声,桃花箭一般冲到公路上,拦住一辆货车,大喊司机快下车救人。在司机的帮助下,黄欣终于被挖了出来,司机用最快的速度开车把他送到镇里的医院。
  
  由于黄欣只是一时窒息,加上平时吹唢呐练过憋气,没多久便苏醒过来了。调养两天,很快恢复了健康。出院的前一天晚上,他俩坐在医院后面的亭子里,继续谈那天在土洞前没谈完的话题。
  
  桃花兴奋地说:“黄欣呵,那个死去的姑娘就是我呀!我小时候爱哭,就叫哭妹子。”
  
  黄欣哪能相信,说桃花在开国际玩笑。
  
  “真的!”桃花一脸的严肃,“当时我心脏还在微跳,并未真死。你偷尸取物,颠颠簸簸,把我的血脉气络疏通了,我才苏醒过来。”
  
  黄欣仍是摇头。桃花急了,问道:“黄欣,你那天盗取的东西是不是铂金耳环、项链、手镯和戒钻?”
  
  黄欣一惊:“对呀!难道你真是……?”
  
  桃花说:“是的,我就是那个死而复生的女子。现在你相信了吧?”
  
  黄欣惊呼:“太奇了!真是太奇了!”
  
  桃花笑着说:“你三次救我,是我的大恩人,用不着来生变猪变牛了。”说罢,一头扑进黄欣的怀里。
  
  黄欣紧紧抱住一脸娇羞的桃花,激动地说:“桃花,嫁给我吧!”
  
  桃花点点头,说:“要是不死,我肯定是别人的女人,哪能与你相爱呢。”
  
  黄欣笑着幽默道:“这是不死不相爱呵!”桃花说:“死,让我抛弃了假爱,生,让我赢得了真爱。这种爱,真是弥足珍贵啊!”

标签:不死,相爱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