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秤

编辑:admin

  南宋开国内忧外困,令开国皇帝高宗赵构心生厌倦,早早禅位当了太上皇。其子赵眘继位后,积极备战准备反攻。但北方无法采买军马,于是,在广西邕州横山寨开设马市,与大理等番国交易。但不知何故军马采购迟缓,于是孝宗提拔蒋允济,去整顿马市秩序。
  
  蒋允济早就听说,马市与番民交易,付给番民的物资克扣斤两严重,久而久之番民就不来卖马了。
  
  蒋允济决定先去微服私访探查情况,接近横山寨时遇到一队大理马贩子,领头的叫董六斤。蒋允济决定跟他们一起前往横山寨。
  
  一行人进了横山寨,只见官设马市人烟稀少。横梁上悬挂着一只大秤,后面坐着一位司市官,身材消瘦,年过五十。蒋允济认出司市官竟然是同科进士孙德,但此时不便相认,于是忙把脸掩起来。董六斤跟他谈好价码,他命人扛来物资,用红木大秤称得足斤足两交给他们。
  
  离开马市后,蒋允济跟董六斤说了最近所换物资缺斤短两的传闻,于是董六斤找了私家大秤重新称过,结果分量只有约定的六成。番民都愤怒了,叫喊着要去砸黑心秤,董六斤却制止了大家:“那是宋国皇帝皇封的秤,我们不能去砸也不能去打,只能忍下这口气。既然宋国官府都不公平交易,那以后我们就不来卖马了!”
  
  蒋允济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入驻府衙后,派衙役寻来当地最好的制秤匠。蒋允济带着他去马市看大秤勘查问题,回来时,他断定秤砣已经被人掏空。
  
  蒋允济回忆当年与孙德相识时,他还算忠君爱国,应该不会做这种事,一定是有人背着他干的,于是,决定去拜访孙德。蒋允济见了孙德就开门见山说自己曾假扮马贩去马市卖马,发现官家所付物资斤两严重不足,希望他能彻查此事。
  
  孙德平静地说:“蒋兄,我坦白相告,是我找人改造的大秤!”
  
  蒋允济顿时呆住了,孙德继续说:“我不是为了私利这样做,而是为了国家大事!当年我进京被宰相汤思退赏识,而汤思退是朝廷主和派代表,后台就是太上皇。汤思退说,现在国力衰弱应该休养生息才对,他推荐我当司市官,就是要我干扰军马交易,让前线缺少军马只能战败,好趁机向金国求和。于是我就把皇封大秤变成了黑心秤!”
  
  蒋允济都听傻了,最后孙德诚心诚意地说:“蒋兄啊,我希望你别管这件事了,朝廷里主和、主战两派对立,你都年过花甲了还受这罪干吗?还是辞职回家养老吧。”
  
  蒋允济回府以后一直犹豫该不该管这杆黑心秤。正发愁时,衙役进来禀报,说北方边塞派了一位千总来催战马。蒋允济忙请他进来,千总直接说明来意:“反攻在即,还缺五千匹军马,皇上下旨让我直接来找你解决。”
  
  蒋允济听了觉得问题严重,也就坦白了黑心秤的事。千总大怒,要去抓孙德,砸黑心秤!蒋允济连忙制止:“孙德和大秤都是朝廷亲封不能动,必须向皇上请旨,而来回就要一个月,而且我们手中并没有真凭实据,根本无法告赢。”
  
  千总着急地说:“战机转瞬即逝,必须半月内筹齐五千匹军马,不然没有五分胜算啊!”
  
  蒋允济沉思许久,决定偷来秤砣改造。他派人收买了孙德手下的库管,得知大秤白天挂在马市,晚上放回库房,但库房钥匙时刻在孙德手里。库管建议挖地道偷,蒋允济同意了,马上派人日夜挖掘,两天之后终于挖到库房下。深夜时正准备破土而出,突然孙德来检查大秤。原来他得知千总来催马,顿时觉得事关重大,过来把大秤带到了自己房里亲自看管,就这样,第一次偷秤砣功亏一篑。
  
  蒋允济只得再想办法,突然,广西边帅派人送来请帖,说自己过生日邀请蒋允济去喝寿酒,也一并邀请了孙德,孙德已经同意。
  
  蒋允济非常高兴,赴宴前安排一个人晚上去孙德卧室偷秤砣。可没想到小偷失手了,原来孙德异常小心,把大秤藏在马车里了,第二次偷秤砣又告失败。
  
  离反攻期限越来越近,蒋允济冥思苦想却没有良策。正在他着急上火时,衙役禀报说抓住几个抢夺米面的番民,已经送进了监牢。
  
  蒋允济去牢房观看时,却发现肇事番民就是董六斤那伙马贩子,董六斤解释说是官府所付物资不够分量,才逼得他们抢东西的。
  
  蒋允济灵光一闪有了主意,他问:“如果有我作主,你们敢不敢去抢劫马市?”董六斤点了点头,于是蒋允济跟他耳语起来。
  
  第二天,一伙番民冲入马市,大骂官府克扣他们卖马应得物资,逼得他们没活路,然后就动手抢走了很多物资,包括大秤。
  
  孙德忙派人追讨,结果马贼没找到,却只找到了大秤,被扔在了臭水沟里。孙德亲自检查,让库管确认没问题后,才命人带回。
  
  转天,马市就来了无数马贩子,一天就凑齐了五千匹军马。孙德心说,马贩们发觉所付物资不够分量,一定会回来闹事,到时候找蒋允济,看他怎么办,可奇怪的是,好几天过去后,也没人来闹事。
  
  孙德一打听才知道,原来物资斤两丝毫不差。孙德马上明白是蒋允济暗中做了手脚。一查,果然秤砣里的洞已经被填补上了。
  
  买够军马,蒋允济又写了奏章,说明采购军马不畅的原委并呈上证据,请求皇上撤换孙德。
  
  千总带着军马回北方边塞了,蒋允济日夜祈求边防宋军反攻胜利,结果一个月后噩耗传来:反攻失败了,据说总兵大人也阵亡了。
  
  蒋允济正在愤懑,又有番民告状,孙德又将秤砣恢复原状。蒋允济快被气死了,准备再次上奏揭发。没想到奏章还没写,皇上就派人送来圣旨,而且宣旨官要求孙德也一起来听旨。
  
  旨意中回复了蒋允济上次的奏章:“因为仗打败了,现在金银物资都拿去给金国上贡了,导致国内物资短缺,所以之前你揭发孙德,想方设法节约物资换取军马一事,他不但没过反而有功。朕还要反攻,需要购买大批军马,所以你要全力协助孙德,少花钱多买马!我赐给你尚方宝剑一柄,如果有人敢找孙德麻烦,你可以直接诛杀!”
  
  蒋允济心里长叹一声,心说朝廷内部不团结,皇上自己也急功近利,本末倒置,这皇封黑心秤其实黑掉的不仅是番民的所得,还有天下官民的心啊。
  
  半个月后,突然有人来找孙德麻烦,马市官要蒋允济带尚方宝剑去救驾,蒋允济只能照办。
  
  到了马市,蒋允济认出大汉是前些日子来催马的那位千总,忙过去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千总大哭起来:“蒋大人,我替死去的总兵和兄弟们讨债来了。”这次反攻大败,主要原因就是他带回去的军马一上战场就吓得屁滚尿流,根本不是战马。结果宋军全军覆灭,总兵也战死了,于是他带上总兵的尸体来找马贩玩命。
  
  找到番民马贩后,人家却振振有词地说:“宋家官府坑害他们多次,他们报复一次有什么不对?”
  
  千总竟然无法反驳,只好找孙德算账,他指着总兵尸体对孙德说:“总兵大人死之前体重两百斤,死后惨遭野兽开膛破肚吃去内脏!拿你的秤称一称,看看大人现在多少斤?”孙德吓得不敢称,千总大怒说:“你不称我自己来。”于是他把总兵尸体抱上大秤,结果标尺正是两百斤!
  
  千总顿时又哭又笑:“大人啊,怪不得你会死,原来你是没心没肺,不知进退的人啊。孙德,我要看看你肚子里有没有心肺!”
  
  于是千总拔出腰刀,就要向孙德肚上戳去。孙德吓得对蒋允济大叫:“蒋允济,皇上让你保护我,你还等什么?”蒋允济无奈只得抽出尚方宝剑挡住千总说:“孙德杀不得,你还是赶紧走吧。”
  
  千总见状大喊道:“杀不得!贼人却杀不得!”突然他把刀插入自己肚腹,就这样死了。
  
  孙德见了赶紧跑了,只留下蒋允济呆呆望着两具死尸,蒋允济突然一口血喷出,也瘫倒在地。
  
  一个月后,蒋允济郁郁而终,其子谢绝了皇上的谥号,只是请求皇上派特使来护送棺木返乡以光宗耀祖,皇上答应了。
  
  蒋允济的棺木乘船返乡,邕州官员百姓都来送行,孙德也在其中。马车载着棺材到了码头,棺材往船上运时,却被船夫制止,他说自己的船小只能载重九百斤,他发觉棺材又大又厚,怕船载不了。
  
  再找大船却没有,于是有人建议用大秤称一下看能不能上船。孙德心里有鬼忙摇头,但这时特使说话了,一称棺材却有一千斤。
  
  船家见状,坚决不准棺材上船,蒋家人央求道:“如果沉船就赔钱。”特使也看不过去了:“如果船沉了,由皇家赔偿!”
  
  船家无话可说,让人们把棺木放到船上,棺木放好后,船体只略微下沉。这下人们不干了,有人指着大秤骂:“这是什么破秤,竟然差点耽误了蒋大人返乡。”
  
  于是,众人群情激奋要砸大秤,特使见人们要闹事,就质问孙德:“皇上赐给你的秤怎么不准了啊?”
  
  孙德刚想说是太上皇让他改秤砣的,特使小声警告:“孙德,你可不能把太上皇说出去,不然你全家都得死!你自己承担我包你不死!”
  
  孙德只得承认是自己修改了秤砣,特使大怒撤办了孙德,修正了秤砣。蒋允济的儿子在棺材前说:“父亲,我终于按照您的遗命拿下了黑心秤,您可以放心走了。”

标签:黑心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